图片 1

导读:日本福岛县决定将在美国纽约开设首家福岛产日本酒福岛专卖店。福岛专卖店预计于今年开始营业,福岛产日本酒的对美出口量约占福岛产日本酒总出口量的一半,此举意在提高福岛产日本酒的对美出口量。同时,这也是福岛县首次在海外开设福岛专卖店。
据日本《福岛民报》报道,日本福岛县决定将在美国纽约开设首家福岛产日本酒福岛专卖店。福岛专卖店预计于今年开始营业,福岛产日本酒的对美出口量约占福岛产日本酒总出口量的一半,此举意在提高福岛产日本酒的对美出口量。同时,这也是福岛县首次在海外开设福岛专卖店。
福岛产日本酒在日本新酒品鉴会上已连续6年夺冠,本次福岛专卖店的开设不仅能够扩大福岛产日本酒的销路,还有助于打消人们对福岛县产品的顾虑。
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拟定了几处福岛专卖店的选址,项目有关运营有意委托当地专业机构办理,福岛专卖店开业时间等细节还没最终确定。
据悉,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将在访问纽约期间公布福岛专卖店开业时间。
2016年福岛产日本酒的出口量约为16万升,出口额约为2亿1680万日元,为自2012年之后的最高值。其中,美国为福岛产日本酒的最大出口对象国。其原因之一是近年来在美国掀起了一股日本美食的热潮,因此日本酒的需求也相应增加。
福岛县政府认为,福岛产日本酒是宣传福岛县产品的重要出口产品,在美国的信息中心纽约开设福岛专卖店是扩大海外销路的备选地。
访美期间,内堀知事将组织开展福岛产日本酒的高层促销。按照计划,当地时间30日,内堀知事将访问2家在当地非常受欢迎的葡萄酒店,力促商家扩大福岛产日本酒的销售。
此外,内堀知事将在位于美国的中心地带的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召开交流会,并邀请美国政府、媒体和销售流通产业等相关人员共同探讨如何推销福岛产日本酒等福岛县产品。
2018年起,福岛县分别确立了农产品、加工食品、酒、海产品和工艺品5种产品的“重点出口地区”,旨在扩大这5种产品的出口,并将日本酒的重点出口地区锁定美国。
虽然受2011年日本大地震和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影响,福岛县农产品的出口量受到了严重影响,但通过开拓东南亚等地新市场,农产品出口量有了一定回升。其中,大米的出口量为122.5吨,约为上一年度出口量的5.5倍;桃子的出口量为47.9吨,约为上一年度出口量的1.6倍;梨的出口量为12.5吨,约为上一年度出口量的20.9倍。
针对东亚市场,由于这些地区让人对福岛产品施加诸多进口限制,再加上消费者心中的顾虑未消,福岛县继续加大对这些地区的宣传力度,向外界介绍福岛产品的安全性和高品质。

40年前,大久保峰子从东京迁移到日本东北部海岸的南相马市,建起奶牛养殖场,过起了平静的乡村生活。然而随着这次日本大地震以及核泄漏事故的发生,大久保的生活被彻底搅乱了。他经营的奶牛场不得不关闭。这次日本地震、以及由此引发的海啸、核泄漏事故严重影响了日本民众的生活,更极大地重创了当地农业。

  8年了,福岛依然难以摆脱核事故的阴影,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工作依然步履维艰,约2.3%的土地依然被划为“核禁区”,全县有超过4万人过着避难生活,愿意返乡的居民少之又少。

海外网12月25日电
自2011年核事故发生后,日本福岛县农产品的安全性屡遭外界质疑。就在近日,该县宣布,今年福岛农产品出口量创下了历史新高,东南亚成为其主要市场。

“福岛生产”无人问津

  核事故不仅使福岛成为世界焦点,核辐射更是直戳食品安全这颗脆弱的“心”。日本官员卖力推销,当局屡屡担保,依然难以消除人们心中的疑虑。

据日本《福岛民报》网站25日报道,日本福岛县相关部门24日宣布,截至今年11月底,该县2019财年的农产品出口量约为232吨,已经超过了2018财年的218吨。这也是自2005财年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

此次日本的地震受灾区是该国主要的农业和渔业产业区,大米产量在日本全国前10位中占7席,占全国总产量的35.23%。地震引发的海啸造成海水倒灌使得农田丧失种植功能,可能会影响春耕播种;海水倒灌同时造成土地盐碱化,而治理土壤盐碱化预计至少需要5
年时间。这些都将长期影响日本的种植业。国际关系学院日本问题专家杨伯江向本报表示了他对日本种植业的担忧。

  福岛产食品安全吗

据报道,对于出口增加的原因,福岛县一直以东南亚市场为中心,宣传其口味和安全性,从而扩大了销售渠道。

由于地震破坏,除日本东北地区蔬菜水果市场停止交易外,目前其他地区农产品和加工食品等不能按期交货的现象也十分严重。地震导致农业生产暂时停止,但核泄漏事故带来的污染却给灾区未来发展蒙上了阴影。日本民众对来自辐射区的农产品安全产生了担忧,政府也对辐射区的部分农产品采取了限售。据悉,目前日本政府已下令禁止福岛、茨城、栃木和群马四县生产的菠菜、牛奶等食品上市。

  核事故后,福岛县食品一度人人避之,由此还带来了一个常用词——“风评被害”,意思是人们由于担心产自灾区的蔬菜等农产品乃至工业品受到核污染而对其退避三舍,从而对灾区经济造成雪上加霜的打击。

统计显示,福岛农产品整体销量同比增长了53.7%,其中,桃子增加了66.9%,为54.11吨;梨子增加了53.5%,为28.8吨;牡蛎增加了32.9%,为6.5吨。苹果为26吨,上年同期出口数则为零。这也是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事故之后,桃子,梨子和苹果出口数量最多的一次。

福岛县是胡萝卜、白萝卜、苹果和桃子的生产地,当地生产的苹果占日本苹果产量的4%,桃子更是占全国产量的20%。然而,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后,福岛农产品销路就大幅度下跌。在各超市和菜市中,所有农产品都会清楚列名来源地,而被贴上“福岛生产”标签的农产品,自核危机爆发以来就乏人问津。连日来,福岛农民到东京推销农产品时,还要带上辐射剂量计。他们希望向顾客证明,他们的农产品没有受到核辐射污染。

图片 2

该县预计,在12月内,向泰国和马来西亚出口梨,苹果,大米等将进一步增加。

农民叫苦甚至自杀

核事故后,福岛县所有农林水产品都要进行核辐射检测,大部分是抽检,但大米是全部检测

为此,福岛县将继续与农业相关组织合作,以东南亚为试点,通过社交媒体等渠道进行销售和传递信息,并建立该县农产品的销售渠道。

辛苦种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令农民叫苦不迭。福岛一农户柘野忠吉的田地,常年种植鸭儿芹。这种食材属于高档菜肴,售价较高。如今收获季节已到,柘野不仅赚不到钱,甚至赔本。他说:“我们被告知,需要除掉它们,损失巨大。这是我家今年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福岛县政府官网上有一个福岛复兴的主题页面,上面公布有关核辐射检测的规范流程及结果,有日语、英语、中文等10个语种版本。

据了解,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级地震及巨大海啸,福岛县第一核电站严重损毁,大量辐射物质泄漏,污染土壤、地下水和海水,当地农林水产业受到沉重打击。

杨伯江表示,这场灾难对于震区农民的影响首先表现在经济上的重大损失。由于地震以及海啸造成的土地盐碱化,使得农民无法正常展开农业生产。收入没有了,经济来源断了,农民们普遍面临实际生活、生存困难。假设一个蔬菜大棚损失6万日元,那么一个经营10个大棚的农户就会损失60万日元。而且很多农产品的生产季节性很强,具有可替代性,这意味着市场很容易被挤占。

  网站上介绍福岛县在出货前利用专业检测器对县产农产品实施检查。以全部县产米为对象,以袋(30kg)为单位,进行放射性检查,检查合格的大米贴上标签后出货。

日本共同社曾指出,核事故后有54个国家和地区对日本产食品实施进口限制,有32个国家和地区已撤销,目前除中韩外,还有中国台湾、美国、欧盟(EU)等仍在实施限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多次试吃福岛当地食品,试图向日本国内及其他国家展示对福岛食品的无条件信任,但国内外民众仍对此表示担忧。

由于蔬菜销售受到限制,以致有菜农甚至寻了短见。日本《朝日新闻》近日报道,福岛县一名64岁农民因农产品销售和食用限制措施自杀身亡。该农民种植大约7500棵卷心菜,日本政府要求福岛居民不要食用卷心菜等蔬菜,这个农民眼见自己种植的蔬菜无法销售,一时想不通上吊自杀。

  官网显示,从2018年8月21日到10月31日,共检测大米约660万袋,超标数为零。记者采访中入住的富冈町酒店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约10公里,是最新解禁的一个小城镇,酒店餐厅的米饭还特意标注“使用严选福岛大米”。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在核事故过去多年后,日本消费者厅2018年曾发布过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日本民众对福岛农产品和水产品安全仍不放心。在没有购买福岛食品的理由中,“无特定理由”占比最高,为42.5%;其次是“日常生活范围内没有卖的(食品)”,占33.2%;“担心放射性物质”排第三,占13.9%。

日本全国中央农业协会和福岛等县农业协会会长同一天要求日本政府向受限制措施影响的农户提供补偿。对此,农林水产大臣鹿野道彦表示,在正式补偿标准制定完成前,政府会考虑提供临时补偿,包括农户所需生活费用。

图片 3

另据路透社此前报道,由于担心2011年的福岛核泄漏可能污染当地食物,韩国计划购买辐射检测器并运送国产食材到日本,供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韩国运动员使用。(海外网
吴倩)

农产品失去信誉

  2018年4月1日至10月31日其他食品抽样检查结果显示,蔬菜水果、畜产品、栽培产品、海面鱼类、内水面养殖鱼类抽检全部合格,而野菜野生菌类、淡水鱼分别有1件和3件样品超标,占检查样本总量的0.15%和0.41%。

核污染带来了日本食品出口危机。尽管日本已经采取应对措施,但根据农林水产省调查,目前至少已有25个国家和地区对进口日本农产品和加工食品采取了限制。日本农产品的安全形象势必受损,影响将旷日持久。

  相比之下,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的检查结果中,蔬菜水果的超标率为0.1%,水产品的超标率则高达12.7%。

日前,泰国在一批从日本进口的地瓜上发现少量辐射,立即销毁了这批地瓜。阿联酋等国采取强硬措施暂停进口日本生产的所有生鲜食品。菲律宾也暂停从日本4个地区进口饼干和巧克力。除福岛、茨城、栃木和群马4地之外,俄罗斯还禁止从千叶和东京地区进口食品。新加坡也扩大了禁止从日本进口蔬菜和水果的地区范围。美国、中国和韩国也禁止进口日本部分食品。欧盟和巴西等国要求日本政府发放无放射性污染的证书。但是,日本因国内检测设备不足而不能发放证书,农产品事实上无法出口。

  至于大家最关心的海产品,福岛县的沿岸捕捞渔业及拖网捕捞渔业因震灾及核事故的影响现不得不自主停业,但是通过对超过5万件样品的试验捕捞检测,部份鱼类可以安全食用。2017年3月起,试验捕捞的对象扩展为除“禁止出货鱼种(7种)”以外的所有鱼贝类。

据日本媒体报道,在本国市场上来自福岛的蔬菜和大米纷纷在商店下架,这使福岛的菜农和米农备受打击。为了挽救农户,尽量减少损失,东京都首先引进并向市民推广福岛的“放心农产品”。为了重树农产品安全形象,4月1日,福岛县白河市农户在东京都有乐町举行了福岛县农产品现场销售会。现场销售的农产品主要是没有被列入限制出货名单的大米、西红柿、黄瓜等。

  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说,福岛上市产品的放射性水平基本符合日本标准,目前日本市场上流通的食品基本不存在辐射超标危险

关于日本农业重建最大的困难,杨伯江认为,由于对核污染的担忧,民众对当地农产品安全的不信任很可能对当地农业生产的恢复构成最大的困难。总的来说,日本的农业和农产品受到土地盐碱化和核污染的双重打击,对灾区农业影响也将是长期的。重拾民众对灾区食品的信任可能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作者:周强

图片 4

  在东京几家不同规模的超市里,记者仔细查看了福岛产食品的销售情况,发现食品种类并不多,有几种酒和一些柿饼等。夏季的时候会有些福岛产的黄瓜和桃子等蔬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