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教育国际化组织是一家非营利独立机构,通过与荷兰教育部及外交部合作,以促进荷兰教育领域的国际合作。据该组织公布的数据,荷兰现有70所中学提供汉语教学,其中15所将在今年毕业季为学生安排汉语科目考试。

已近古稀之年的白乐桑在世界汉学界可谓绝对重量级人物。人称“法国汉语最好的人”或许没法儿让人知道他的分量,但看了他过去几十年的职务,或许就一目了然了。

据悉,俄罗斯统一国家考试既是中学毕业考试,也是高校入学考试。统一考试的外语科目现包括英语、法语、西班牙和德语等科目。毕业生可根据所选院校要求自愿选择进行外语考试。

“汉语越来越重要,因此越来越多中学生选择学习汉语。一些家长认为,掌握汉语能让孩子站在更好的起点。”该组织汉语教学事务协调员帕尔德科珀说。

从2020年起,爱尔兰的高中生可以选修汉语,并在2022年在爱尔兰“高考”高中毕业证书考试中选考汉语。

最近10年内,学习汉语的俄罗斯人数量增长两倍。1997年学习汉语的俄罗斯人约为5000人,2007年人数为1.7万人,2017年学习汉语的人数已经达到5.6万人。按照统计数据,39%汉语学习者在大学学习。此外,31%学生在中小学学习,25%的人在语言学习班学习,还有5%的人在中国孔子学院学习。

新华社海牙3月27日电
荷兰教育国际化组织27日宣布,本学年汉语已正式成为荷兰中学毕业考试的外语选考科目,未来数周将有170名中学生在毕业考试中选考汉语。预计未来几年,荷兰提供这一选项的中学和选修汉语的中学生人数将显著增加。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实际上,“汉语高考”的准备工作已经进行了3年,包括笔试和口试在内的技术开发,以及所有必需的参考材料、人才储备现都已就绪。

俄罗斯168家教育机构在教授汉语。中小学汉语老师有200多人。1.7万名学生在学习汉语,其中约3000名高年级学生。莫斯科有5%的学校将汉语作为必修或选修课。

除必修荷兰语和英语,荷兰中学生必须学习第三语言,有条件的学生还可选修第四语言。此前已被荷兰教育部列入中学毕业考试科目的语言包括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俄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和弗里斯兰语。目前,法语和德语是荷兰中学生选学最多的第三语言。

不过,从参加这些语种考试的人数上却也反应出不同外语在俄罗斯的实际情况。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门户网站数据,2015年,俄全国约有6.7万名学生参加外语考试,其中英语最多,约6.4万人,德语和法语的约分别有2000人和1000人,西班牙语考生只有170人。

俄联邦教育科学监督局副局长安佐尔·穆扎耶夫在国家统考汉语科目演示版发布后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称,近3年汉语在俄罗斯中学生中的普及率几乎翻了一番。

荷兰中学的汉语教学已有多年历史。2010年,荷兰教育部在9所中学试点毕业考试选考汉语,当年只有20名学生参加考试。近年来,选考汉语的学生人数逐年增加。2015年,荷兰教育部宣布,将从2017-2018学年起,把汉语正式列入中学毕业考试外语选考科目。

基础教育才是汉语在欧洲的未来

他说:“我方将在明年2月获得准确数字。根据我的经验,我认为,或将是数百名考生。”

编辑: 何柏梅

同样将汉语纳入高考的,还有爱尔兰。

他强调称,已进行了数次试考,有3000名学生参加。目前正在制定考试的最终演示版本。年底前计划在哈巴罗夫斯克再进行一次试考。

俄国内去年7月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近10年学习汉语的俄罗斯公民增加了两倍多。到了2017年,学汉语的人数已达5.6万。由此可见,汉语纳入统考已是大势所趋。

图片 1

中国侨网3月30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网综合报道,汉语本学年正式成为荷兰中学毕业考试的外语选考科目。其实,在爱尔兰、法国、俄罗斯等欧洲国家,汉语也正进入这些国家的中考、高考系统。法国汉学大咖白乐桑却认为,汉语在欧洲的未来不是大学,而是像西班牙语、意大利语一样,获得在欧洲基础教育体系中的地位。

他称:“2019年将首次在国家统一考试中进行汉语科目的考试。我方连续测试了几年,这个过程很不容易,这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处理结果的技术方法完全是与其他语言不同。我们花费了很多时间,进行了许多测试,目的是出台相当高质量的考试材料。”

从事汉语教学和中法文化交流40多年的白乐桑是欧洲首位汉语教学法博士生导师,法国汉语教师协会的创始人及会长。他主编了《汉语语言文字启蒙》《汉语语法使用说明》《汉字的表意王国》等30多部专著,还把鲁迅的《孔乙己》《药》《呐喊》等翻译成法文。

他强调称,汉语在俄罗斯热度不减,而国家统考的实施将促进其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