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华盛顿4月4日电在美国公布依据“301调查”结果拟对华加征关税清单后,中国官方立即予以回应。对于两国不断升温的贸易摩擦,美国国内商界、学者4日对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提出质疑。同时,美国官方也在发出否认“贸易战”的表态。

图片 1

2018年3月23日起,美国以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对来自中国等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作为反制措施,中国于4月2日起,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7大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并加征关税。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发布了拟对从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产品清单,涵盖约1300个独立的关税项目,特别集中于中国对美出口的化工品、药物、钢铁、电机发动机、机械设备、机床、存储器、电气设备、医疗仪器、信息通信技术、航空航天等。作为反制措施,4月4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玉米细粉、未梳的棉花、部分小麦、牛肉、烟草、汽车、化工品等14大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由此,媒体呼声叠出并日益高涨,将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称之为“美中贸易战”。

图片 2

特朗普4日上午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美国并没有与中国发生“贸易战”,美国已经在多年前输掉了那场“战争”,而这要归咎于此前的美国政府。他同时强调了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和知识产权问题,并称不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9月17日下午,白宫发布总统声明,宣布从9月24日起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不仅如此,从明年1月1日起,加征关税的税率将上浮到25%。如果中国对美国农民或其他行业采取报复行动,美方将立刻对另外价值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美中贸易战全面升级。

事实上,造成美国外贸逆差失衡的真正原因是源自美国自身,美元作为国际清偿手段以及国际生产分工等,决定着美国将保持持续的贸易逆差失衡。美中双边贸易失衡表象上看是双边贸易的结果,但实际上是受制于诸多决定因素。只要存在国际分工和贸易,美中这两个最大的国别贸易体出现贸易不平衡就是常态。对于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摩擦,需要认清其实质,已由正常的贸易逆差摩擦升级到知识产权保护摩擦乃至国家安全壁垒摩擦,已变异为美国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的新型贸易摩擦。

美国政府15日发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方也立即发布关于对原产于美国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而美国政府的做法也再次引起美国媒体的质疑。连日来,多家美国商会、行业组织、企业等纷纷发表声明,反对美国政府15日做出的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决定,并呼吁美中通过谈判磋商解决贸易分歧。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3日依据“301调查”结果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建议清单,涉及每年从中国进口的价值约500亿美元商品。此前,美方公布的“301调查”报告对中国在知识产权等领域的政策做法进行了指责。

特朗普17日下午在总统全国劳工委员会成立的会议上透露会有关于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重大宣布。美联社。

对此,中方可能的应对举措是:

中新社报道,总部位于芝加哥的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16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正在评估加征关税一事对波音及其供应链将产生哪些影响。该公司将持续与美中两国高层保持沟通,呼吁双方进行建设性的对话,以解决分歧。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对美方单方面加征关税的做法表示质疑,认为这并不能解决美方所关切的知识产权问题。

总统声明称,经过7周的公告,听证会和广泛的评论机会,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继续对从中国进口的大约20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额外关税。此轮加征关税将于2018年9月24日生效,在年底前设定为10%的水平。2019年1月1日,关税将上升至25%。此外,如果中国对美国农民或其他行业采取报复行动,美方将立即进行第三阶段的关税行动,即对另外约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第一,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在双边贸易摩擦中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虽然中国可定制地对一些美国大类产品祭出关税反制,但是就现有的中美双边贸易摩擦各自清单内容来看,中方在贸易领域内作为主要卖方,需要寻求最大的世界消费市场,应全力维护好WTO多边自由贸易规则,在美中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中处于守势和必要的克制是重要的,应以促使美方重回磋商谈判为要义;第二,不宜叫嚷开打中美双边“贸易战”,应审慎地将其视为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或不断升级,中美重回贸易磋商合作是有共同利益基础的;第三,很可能“中美贸易战”是特朗普打响的要价算盘,促使中方显露还价的底牌;第四,东亚区域生产网络因为汇聚在中国投资,使得东亚国家及地区具有利益一致性,应警惕被美国串谋少数国家协同一致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摩擦所殃及;第五,中国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等地向WTO起诉美国将国内贸易法凌驾于WTO国际规则之上,通过磋商来解决贸易摩擦;第六,中国需要基于“一带一路”倡议,积极推进出口市场多元化,积极推进出口的主要产品多元化;第七,对美国不断挑起的双边贸易摩擦要区分级别:美中贸易摩擦升级、美中局部贸易战和美中全面贸易战,分别施以应对举措。

美国信息技术工业委员会主席迪安·加菲尔德发表声明称,使用关税手段是应对美中贸易问题的“错误答案”。电视机、电脑、电话等消费品的价格在美国将普遍上涨,同时,此举也并未解决两国贸易中的问题。声明呼吁特朗普政府重新对关税手段的效果进行评估,与中国进行真正意义的谈判磋商。

在贸易赤字问题上,拉迪认为,美国应该担心的是其全球贸易赤字,而不是针对个别国家的双边贸易赤字。他还表示,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萎缩的问题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这主要是因为科技进步,并非是中美贸易造成的。

特朗普在声明中表示,USTR领导进行了超过12个月的301调查,在此基础上我们采取这一行动。经过深入研究,USTR得出结论,中国正在参与许多与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相关的不公平政策和做法,比如迫使美国公司向中国同行转让技术。这些做法显然对美国经济的长期健康和繁荣构成严重威胁。

以下为正文具体内容阐述:

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发言人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美国对半导体产品征税并非帮助而将损害美国的半导体企业、工人和消费者利益。

美国商会执行副会长迈伦·布里连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政府寻求与中国建立平衡、公平的贸易关系,这是正确的事情。但是,对美国消费者日常用品进行征税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且也不利于美国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声明还表示,几个月来,美方一直敦促中国改变这些不公平的做法,并给予美国公司公平和互惠的待遇。但是目前为止,中国一直不愿改变其做法。美方已经采取行动,但中国的报复措施损害了美国的经济利益。因此,特朗普再次敦促中国领导人采取迅速行动,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特朗普还在声明中表示“希望目前的贸易形势最终能由我和中国的习主席来解决,我对他表示极大的敬意和喜爱”。

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实质

美国服装鞋袜业联合会主席里克·黑尔芬拜因发表声明表示,新的关税措施将最终变成美国人民的负担。如中国已宣布将对价值近10亿美元的棉花加征关税,这会伤及美国的农户、纺织企业,也会增加供应链的成本。“很难看到任何人能够从关税措施中受益”。